您現在的位置:中國音樂網樂器知識 > 調律知識 >

二胡發音中的情感音色

2012-11-10 16:36:15來源:點擊:

 張前教授在其《音樂欣賞心理分析》一書中指出:“音樂與其它藝術相比較,表現感情時所運用的藝術材料以及表達方式是不同的,繪畫所用的藝術材料是色彩,形狀和線條,它是通過客體形象,特別是通過畫中人物的面部表情和形體姿態,間接地傳達出某一瞬間的感情狀態的;文學和詩歌所用的藝術材料是語言和文字,它主要是通過對人物的語言和行動的描述,來傳達某種感情;而音樂所用的藝術材料是樂音,它主要是通過樂音的運動形態和感情的運動形態之間的類比關系來表達感情。”由此可見,音樂的美感及所蘊含的內容,情感和意境必須通過樂音這一音樂的特殊感性材料來加以表達,演奏者和欣賞者通過樂音這一藝術媒介共同獲得完滿的審美體驗。
  同樣,在二胡演奏中,良好的發音是完美藝術表現的首要前提。為了論述的方便,筆者把二胡的發音分為基本音色與情感音色。張銳先生在《美 — 我的十二個愿望》一文中,提出了“音質純,音色富”這兩個有關于發音美的愿望。在文中張先生認為“音質純”是樂音的重要條件,“音色富”是在聲音純凈的基礎上求得音色的豐富變化,這是演奏的高級階段。張先生在這里指出的音質與音色也即是二胡的基本音色與情感音色。二胡的基本音色是指在二胡演奏中二胡發音應具有的基本聲響特性。它首先要求演奏者所奏出的聲音必須符合二胡聲音的基本特點,即用符合二胡發音原理及人體生理運動規律的演奏手法發出委婉,柔和,明暗適中,并接近人聲,富有歌唱性的自然聲音。另外它還必須符合美的聲音的基本規范,即應具有純凈,明亮,圓潤,甜美,豐滿而有穿透力等等特點。
  那么什么是情感音色?情感音色在二胡演奏中究竟有何作用我認為情感音色就是指演奏者在演奏中隨著對樂曲內容的情感體驗,通過一定的演奏手法而使聲音在色彩上作出相應的變化。我們知道聲音是通過人的耳朵被感知的,所謂聲音的色彩也就是通過聲音與視覺形象的類比關系,利用人的感覺器官之間的“聯覺”所引起的聯想。如二胡音色溫暖,可帶來黃色感;瑣吶音色火熱,可帶來紅色感;洞簫音色冷清,可帶來銀色感等等。另外,樂音的色彩還包含了不同的感情因素。如表現高興,音色顯得明亮,圓潤;表現悲哀,音色顯得暗淡,沉悶。抒情時音色輕柔明快;憤怒時音色粗糙短促。
  音樂是時間的藝術,而人的內心世界,尤其人的感情活動是富有動感的。由于運動形態的極其相似性,音樂成為表達人類情感的最好載體。音樂美學家于潤洋認為:音響結構之所以能夠表達特定的情感,其根本原因在于這二者之間存在著一個極其重要的相似點,那就是這二者都是在時間中展示和發展,在速度,力度,色調上具有豐富變化的,極富于動力性的過程。這個極其重要的相似點正是這二者之間能以溝通的橋梁。人在高興時其感情運動狀態呈現出一種跳動的,活躍的積極向上的形態。因此,在演奏《賽馬》時我們不需任何外在的說明,單是從樂曲中那熱情奔放的節奏,明快生動的旋律,富有活力的動機中就可以體驗到與人在快樂,興奮時相類似的情緒。因此,演奏者對《賽馬》的音調進行初步感知后就可以領會出樂曲中所蘊含的一種明朗歡快的色調。與《賽馬》相比,《二泉映月》中的情感形態屬于一個截然相反的形態類型。《二泉映月》的音調運動形態與人的悲哀情緒的運動形態形成了同構關系。《二泉映月》音調緩慢深沉,開始樂句音高向下的走向,猶如一聲嘆息,把人帶進了一種痛苦與哀怨的情緒中。整首樂曲大部分音調速度緩慢,節奏平穩,旋律起伏不大,猶如一個飽經滄桑,步履維艱的老人,在遲緩地向你傾訴著人生的辛酸和對黑暗社會的憤慨。因此,演奏者可以通過自己對于悲哀的感情體驗,更加深刻地把握樂曲的基本色調,從而奏出樂曲所要求的那種深沉,富有滄桑感的感情音調。
  除了較初級的感性體驗,我們還需進一步挖掘樂曲的深刻內涵,對樂曲進行深層次的理性體驗。理性體驗依賴于演奏者對樂曲產生的時代背景以及作曲家當時的社會生活背景,個人生活,創作動機等等諸方面因素的了解。演奏者只有對樂曲進行理性體驗以后,才能更加深人地把握樂曲的風格,內涵,從而合理地調配好符合樂曲情緒的情感音色。
  《月夜》是劉天華先生的一首二胡名作,創作于1918年。當時天華先生任教于常州五中,由于職業穩定,家庭幸福,此時他的創作心態與創作《病中吟》時大不相同。因此,在樂曲中,他通過借景抒情的表現手法,利用柔美,清新的旋律,緩慢而富有韻律的節奏,刻畫出一幅明月高照的優美圖景。從而表達出他內心的那種滿足與陶醉。由此我們可以領悟到,作曲家的感情抒發是內在的,緩慢流淌出來的,而非那種充溢著強烈激情式的。可見,塑造的形象是優美,典雅的。因此,在實際演奏中情感音色的調配應注意分寸感,努力創造出一種柔美,雅致,樸實的情感音色。
  《長城隨想》是劉文金繼《三門峽暢想曲》,《豫北敘事曲》之后創作的又一首力作。該曲被譽為“氣度軒昂的民族音詩”。在演奏時,首先我們必須認識到作曲家并非僅僅通過樂音來描寫長城的壯麗外觀,而是通過音樂更深刻地刻畫人們登臨長城時內心的種種感受。這其中包括強烈的愛國情,濃烈的民族自豪感等等。要拉出此曲的神韻,演奏者首先須在內心里尋求相同的情感共鳴,這就要求我們了解中華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蘊,同時還要從內心中涌流出對自己的祖國,對自己民族的深厚感情。唯有如此,才能對樂曲中那深沉悲壯的旋律有深刻的理解,才能尋求到完美演奏的最佳契人點。這樣,在演奏時我們才能自然而然地運用深厚濃郁的情感音色來謳歌博大精深的中華民族。
  從二胡的發音規律來看,情感音色是由弦的振動成分決定的。二胡的每一個單音,都是由許多分音構成。除了由弦的整體振動而形成的基音外,由其他部位振動所發出的泛音的數量,頻率,強弱對音色的形成起著關鍵性的作用。在一個復合音里,泛音的數量較多,音色豐滿;泛音的數量較少,音色單薄。高頻的泛音較多,音色明亮;低頻的泛音較多,聲音柔和。在實際的演奏中,我們可以利用不同的操琴方式來調配音色。在情感音色的調配中,演奏者必須首先明確單靠身體某一部位的動作來操琴是不可行的。科學的方法應是充分調動身體各方面的因素,諸如右手的運弓,左手的按弦,揉弦,氣息的調節等等方面,并讓它們協調運動,方能獲得所需的情感音色。
  表現明快,喜悅的心情時,往往要求聲音明亮,清晰。此時弓速要快,弓壓適中;左手的按弦力度不大不小,觸弦面略小,揉弦頻率略快;氣息應調節為快吸快吐。在《小花鼓》的演奏中運用此法,可表現出一種歡快,活潑的情緒。
  表現憂傷,痛苦的情緒時,要求聲音沉悶,濃厚,暗淡。弓速要慢,弓壓要大;左手觸弦面較大,揉弦重力加強,揉弦頻率較慢,幅度較大;氣息應調節為慢吸慢吐。如《悲歌》的演奏中運用此方法,可以較好地烘托出作者抑郁,悲憤之情。
  表現寧靜,輕松的心態時,聲音要求清新,柔和。弓壓要小,弓速要慢;左手揉弦力度較小,觸弦面不大,揉弦頻率較慢,幅度較小;氣息平穩,慢吸慢呼。在《閑居吟》中使用此法,可以更好地營造出一種淡泊,雅致的意境,使樂曲表現更加符合作者含蓄,內向的性格。
  表現憤怒,激動等強烈情緒時,音色明亮,剛健。弓壓要大,弓速要快;左手觸弦面大,揉弦頻率較快,幅度較大;吸氣要深,同時快吸快吐。在《江河水》的演奏中,用此手法渲染出扣人心弦,令人心碎的悲痛音調,強調了樂曲的悲劇色彩。
  表現虛幻,捉摸不定的情緒時,音色虛渺,飄浮。弓壓很小,弓速較慢;左手的按弦力度很小,幾乎不用揉弦;氣息慢吸慢呼。
  《紅梅贊》的第四段演奏,運用此法刻畫出革命者對美好生活的遐想,對革命先烈的追憶等等復雜的情思。表現一種崇高精神時,音色要求明亮,寬泛。弓壓大,速度慢,常用長弓演奏;左手觸弦面大,揉弦頻率,幅度適中;氣息寬廣,吸氣慢而深,中間憋氣時間較少,用氣要省,以形成一種雄偉有力的音響感覺。如《長城隨想》第四樂章的演奏,運用此法,可表現出作者對祖國未來充滿希望的崇高信念。
  另外一些特殊弓法及揉弦的運用可產生不同尋常的音響效果,如通過弓毛急促地磨擦琴弦而獲得噪音的大擊弓,能較好地模仿了馬兒奔騰時所發出的馬蹄聲。通過弓桿拍打琴筒的敲弓,表現了一種幽默,快樂的情緒。運用滑揉,能較好地突出樂曲人物的一種粗獷,豪放,無畏的性格。運用壓揉常用來表現一種激動,亢奮的情緒。在適當的時候,運用不揉弦即發直音,會增加樂曲的特殊色彩。另外,運用泛音演奏技法,可突出弦的分段振動,使泛音從基音與泛音的混合音中分離出來,這種奏法的實際音響透明,清晰,給人帶來一種幽靜,空曠,如人夢境的意境。通過論述我們可以認識到,要打動聽眾,取得完美的藝術效果,還須依賴于情感音色。我國傳統唱論認為:“音律美則音響感人;有意境則神色俱佳。重音律不重意境者,樂工之技;重音律重意境者,唱家之本領也。”情感音色的獲得,除了有必要的技術手段作為基礎外,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個人的綜合素質,這其中包括個人的藝術素養,文化修養,生活閱歷以及豐富的想象力等等。《列子》緝錄中說,“內不得于心,外不應于器。”這就是說,只有個人素養提高了,內心世界豐富了,才有可能正確把握樂曲的情感內涵,才有可能達到內心體驗與外部樂音高度和諧統一的最佳境界。
 


上一篇:關于二胡音色、音量問題的一點體會
下一篇:琴桿穿外衣 換把變輕松
魔法王者返水 今日头条赚钱是 长沙舞蹈培训学校赚钱要点 十一运夺金今日预测 决策天机 股票分析软件 尼克斯vs雷霆历史记录 3d分析图 福彩3d猜大小怎么玩 广西福彩新快3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山东时时彩销售 开个喜铺赚钱吗 公益时报双色球字谜诗 杰克棋牌完整版 网络兼职赚钱欢欢靠谱日结 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