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國音樂網音樂名家 > 歌唱家 > 民族歌唱家 >

總政歌舞團閻維文

2011-11-08 16:41:31來源:音樂網點擊:

閻維文是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中國一級演員,副軍級待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歌舞團青年男高音歌唱家;全國青聯常委,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代表大會代表,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歌壇上,成功的男歌手遠遠少于女歌手。無論是電視歌手大獎賽還是其它專業或非專業的聲樂比賽,獲獎的女歌手往往多于男歌手。閻維文是少數成功的男歌手之一。

\

基本信息
  
姓名:閻維文   年齡:54歲   最喜歡的顏色:黑   最喜歡的國家:中國   最喜愛的運動:網球   

最難忘的人:曾經幫助過他的人   座右銘:把遺憾降為零,把危險降為零,追求完美   

代表作:歌曲《小白楊》《說句心里話》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歌舞團   

職務:藝術指導   職稱:國家一級演員(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軍中級別:副軍級   學歷:研究生 閻維文     畢業院校:中國音樂學院。   

社會職務:曾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代表大會代表、全國青聯常委、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現為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第二屆“中國環境大使”。

藝術成就

1986年獲第二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專業組民族唱法第三名

1988年獲第三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專業組民族唱法第一名;   

1989年在全軍文藝會演中獲演唱一等獎;   

1990年獲第二屆全國影視十佳歌手稱號;   

1992年獲中國“金唱片”獎;   

1993年、1995年兩年被評為全國觀眾最喜愛的歌手第一名;   

1995年獲全國音樂電視大賽金獎;   

1997年被授予全國聽眾最喜愛的歌手“特殊榮譽獎”;   

1996—1998年獲中央電視臺軍事部軍神杯、雷劍杯MTV金獎,并被授予“軍旅歌曲大賽特殊貢獻獎”;  

1997—1999年三年連續榮獲全國百家電視臺MTV金獎;《祖國萬歲》、《舉杯吧朋友》在建國五十周年慶祝活動征歌比賽中獲一等獎;   

[page]

2001年全國MTV音樂電視大賽中,由他和佟鐵鑫、呂繼宏合唱的《中國進行曲》獲得金獎;   

2002年在平壤榮獲朝鮮第20屆“四月之春友誼藝術節”個人演唱金獎;   

2004年 閻維文發行的民歌系列首張專輯《西域情歌》獲得第二屆“中國唱片金碟獎”。

以第三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專業組民族唱法第一名的比賽成績為標志,閻維文近20年來不僅在全軍、全國舉辦的各項重大聲樂賽事中多次獲獎,還多次獲得中國音樂電視、中國軍旅音樂電視金獎,并獲得中國“金唱片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

還在全國范圍的評選活動中被評為“全國影視十佳歌手”、“全國聽眾最喜愛的歌手”第一名和“特殊貢獻獎”。2002年在平壤榮獲朝鮮第20屆“四月之春友誼藝術節”個人演唱金獎。演唱過上千首歌曲,由他首唱的《小白楊》、《說句心里話》、《一二三四歌》、《想家的時候》、《舉杯吧朋友》、《母親》等歌曲臉炙人口、廣為傳唱。錄制、拍攝過50余部個人獨唱專輯和MTV音樂電視,還為《末代皇帝》、《海燈傳奇人》、《太平天國》等數十部電影、電視劇錄制了主題歌和插曲。為弘揚民歌文化,近年來傾心錄制民歌系列專輯,其中《西域情歌》獲得第二屆“中國唱片金碟獎”。   

參加中央電視臺多屆春節晚會、“心連心”藝術團和“同一首歌”大型演出活動,多次擔任國家級聲樂大賽評委,并出訪過3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0年10月18日第十屆CCTV-MTV音樂盛典年度最佳民歌手:閻維文   

2011年參加央視春晚,閻維文與張也合唱《幸福贊歌》

人物檔案

閻維文出生于山西平遙縣。13歲進入省歌舞團,15歲參軍入伍。這個如今以歌唱為終生事業的歌唱家,最初的藝術生涯卻有九年是在舞蹈里度過的。當他找到歌唱的藝術方位后,便開始調整自己,并且執著地走下去。他拜魏金榮、金鐵林、程志等為師,成功地把民族唱法和西洋唱法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藝術風格。他那純正透亮的音色、寬廣如海的音域、流暢如泉的聲音、淳樸真摯的情感,征服了許許多多的觀眾。他為《末代皇帝》、《海燈法師》、《戰將》等四十多部電視連續劇、電視音樂片、錄制了主題歌和插曲。中國唱片公司北京、上海、廣州以及汕頭的音像出版社分別為他制作了《兩地書,母子情》、《峨嵋酒家》、《說句心里話》、《東北民歌專輯》等個人獨唱專輯。在這四個獨唱專輯里,有許多是閻維文首唱并得到廣大觀眾和專家贊賞的。他的山西民歌《牧歌》,讓人聽來土味十足、鄉風淳厚;而《汾河水嘩嘩啦啦》、《人說山西好風光》等,又把民歌風味與時代精神融匯得恰到好處;陜西民歌《趕牲靈》,西藏風格的《高原春光》、川味濃厚的《峨嵋酒家》,都把各類民歌的演唱技巧推向了極致。  

閻維文唱響了四首歌,一首是《小白楊》,一首是《母親》,還有兩首是《說句心里話》和《一二三四歌》。這四首歌在部隊里,幾乎和五、六十年代的《游擊隊之歌》、《打靶歌》等一樣,到了人人會唱、人人愛唱的境地。在部隊許多專業或業余歌手的聲樂比賽上,經常有許多的歌手選唱這三首歌。有時,一個大賽上,竟有四五個人同時選唱這三首歌。這三首歌之所以受歡迎,除了作詞、作曲的功勞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最先是由閻維文唱出了這些歌并且持之以恒地把這些歌,通過電視、廣播、舞臺等各種傳媒手段,傳到了廣大觀眾和干部戰士的心里去。他以他獨特的、具有藝術魅力的演唱傾倒了許多觀眾。許多演唱者在演唱這些歌時,從聲音到吐字咬文、動作表演都極力模仿閻維文,這說明,閻維文的演唱已被廣大觀眾認可。在加拿大演出時,當地一位聲樂教授看后,禁不住對東方國度的歌手所表現出來的演唱水平發出驚嘆:"沒想到中國民歌歌手有這么好的功底,有這么好的氣息和共鳴。"   

閻維文對我國的民族聲樂事業有著很大的抱負,他曾說:"民族音樂在我國有著廣泛、深厚的群眾基礎。但時代是發展的,民族聲樂藝術也必須和時代合拍。我永遠不拋棄民族的東西,始終把根扎在故土上,要為民族聲樂的繁榮做出自己的貢獻。"   

從踏上歌壇至今,閻維文一直是這樣在實踐著。  

[page]

幸福家庭 

這是一個和睦幸福的家庭。   

女兒閻晶晶聰明美麗,現已嫁給金牌四大才子中的李禾禾。 妻子劉衛星為有一個體貼入微的好丈夫而自豪;閻維文為身后有一個好后勤感到欣慰。 他倆曾是一個文藝團體的舞蹈演員,在同一個舞臺上比翼雙飛整九年。  

剛認識時,閻維文15歲,劉衛星14歲。一個從山西省歌舞團,一個從榆次市同時考入山西省軍區宣傳隊。兩個小兵分在一個隊、一個班,組成了"一幫一、一對紅"的對子。那是在1972年,部隊的紀律嚴,他們兩個兩小無猜,關系特別好,誰也沒有"戀愛"意識。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人風言風語,說他們在談戀愛。甚至領導也來干預:戰士不準談戀愛。他倆一齊出來向領導表示:我們沒有談戀愛。但他們也不敢保證,今后會不會戀愛。   

那是個談戀愛會影響進步的年代。倆人都暗暗地叮囑自己,好好工作,爭取早日入黨。   

為了表明自己的態度,為了爭取,他們默默達成協議:從此倆人不再說話。   

同在一個班里學習、工作,同在一個舞臺上練功跳舞,朝夕相處卻相對無言,心中滋味,只有他們兩個明白。   

壓制的結果往往是勃發。恰恰在他們"不說話"的一年多時間里,他們真的偷偷地愛上了。   

1979年,閻維文考上了總政歌舞團,進了北京城;衛星仍在山西,可兩個人的心,卻牢牢地拴在一起,再也分不開了。   

1982年,閻維文和劉衛星有情人終成眷屬。結婚不久,劉衛星轉業到北京,在離總政歌舞團不遠的郵電所工作。在一般人的眼里看來,當明星的妻子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可他們卻不知道明星妻子的萬般苦惱。   

閻維文很想多多守在妻子的身邊,可他做不到。他的舞臺在天南海北,每年,他有三分之二的時間要到外地、到邊防部隊去演出。他深深地感覺到,一個演員,離不開舞臺,離不開觀眾的支持。他的藝術生命在舞臺上,在觀眾中間。   

要演出,就顧不上家。家里的一切家務就落在了劉衛星的身上,她默默無聞地盡著妻子的責任,任勞任怨。女兒快要誕生了,她多想讓閻維文待在她的身邊,可是不行,一個到西藏去演出的命令突然下達,閻維文不忍心丟下妻子而去。   

劉衛星卻通情達理,只身回山西老家去度產假。劉衛星不僅承擔全家所有的家務,還從事業上全力支持閻維文。每有新歌唱,首先要過劉衛星這一關,從咬字吐詞,音高音低,一直到表情動作,一一給以細細地提示和糾正。直到劉衛星滿意了,他才敢往外唱。   

1986年、1988年,連續兩屆的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閻維文都參加了。為了讓閻維文考出好成績,劉衛星竭盡全力"保駕"。   

那兩次比賽都下大雨,劉衛星雨中送傘,并親自站在臺下暗暗地給他使勁。   

閻維文深知自己的一切成就離不開妻子的奉獻。他雖然常年在外,但只要一回家就百分之百地盡丈夫的責任,給妻子以百般溫暖。   

劉衛星懷孕時,為防止流產,閻維文一天兩次送劉衛星上下班,風雨無阻。有時中午還送一頓飯。劉衛星的同事戲謔她:你每天到單位是"日托",專接專送。   

[page]

一張無情的醫院通知書送到閻維文的面前:劉衛星得了"乳腺癌"。閻維文痛苦萬分。當時,全國青年歌手大獎賽決賽,他決定放棄比賽。他要有更多的時間去關心和照顧劉衛星,與她一起和病魔作斗爭。   

劉衛星不同意。全國性的大賽,是幾年才有的一次人生拼搏啊。她照樣給她鼓勵,給他當后勤,為他坐鎮鼓勁。閻維文淚水咽進肚里,帶著妻子的祝福與厚愛參加了比賽,以《我們的祖國歌甜花香》、《這一片熱土》一舉奪得了金牌。劉衛星開心地笑了。   

閻維文的愛心不僅體現在對待自己的親人身上。對周圍的人,對許許多多的陌生觀眾也同樣充滿了愛心。他說過,"我雖然不善交際,但我崇尚真誠。交朋友也要真誠,摻和了許多虛假的東西就不是朋友。我們畢竟不是孤單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既然存在別人,就希望別人對自己好,而且我看最重要的前提是對別人好。"   

那一年,中央統戰部組織"心連心"藝術團到新疆慰問演出,閻維文經常是一大早開始連續坐七八個小時的汽車,趕到一個哨所,一個村莊,馬不停蹄地演出,演完后連夜趕回,累得腰酸背疼,噪子冒煙。他說樂在其中,為的是讓更多的觀眾聽到自己的歌聲。平時下部隊,無論是劇場還是在小島連隊,無論是面對成千上萬的觀眾,還是面對炊事班的炊事員、病房的病員、招待所的值班員,他都一樣認真地獻上從心底里涌出來的歌。閻維文唱過一支《小白楊》,他自己也像小白楊一樣,"根兒深桿兒壯",長在觀眾的心坎上。   

在部隊,干部戰士喜歡把閻維文稱作"戰士歌手"。閻維文喜歡這個稱呼,認為這是部隊官兵對他的最高褒獎。他常說,沒有部隊,就沒有我閻維文,沒有戰士的掌聲,就沒有我閻維文的成功。是軍隊把我從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培養成了一個歌唱演員,所以說,我對軍營充滿了感情,這感情猶如一種無形的力量,為我的藝術實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每當我遇到挫折而苦惱時,我就想到了戰士,提醒自己不能灰心喪氣,要奮勇拼搏;每當我藝術上取得成績的時候,我想到的還是戰士,提醒自己不能滿足,要給戰士們奉獻更多好的精神產品,要不斷地進取。   

這些年,閻維文曾二十多次隨團赴邊海防和炮火紛飛的戰場為戰士演出。云南老山前線,西藏冰雪高原,新疆大漠戈壁,內蒙遼闊草原,都留下了他的足跡。1983年和1993年,閻維文兩次到西藏演出,在海拔3500-5000米的高原上,在嚴重缺氧、頭腦昏漲的情況下,他堅持走一路唱一路,只要碰到兵,他就縱情歌唱。每到一個兵站,盡管只有兩三個戰士,他都主動放棄休息時間,為他們演唱,每唱一首歌都要大口大口地吸氧氣。在舟山群島時,當他聽說有一位少尉軍官不能下山聽他的演唱,他便用了半個多小時爬上山頂專門為他演唱,那位少尉邊聽邊哭,并拉著他的手說:"你能為我一個人演唱,我再孤單寂寞也滿足了。"那一年春節文藝晚會后,有一個高山雷達連給他來信說,由于海拔太高,又沒有電視差轉臺,收不到電視節目。在春節文藝晚會上,戰士們從營部長途電視里聽他演唱《想家的時候》,話筒在戰士耳朵間傳遞了50多人,每個人只能聽幾句歌詞,誰也不忍心多聽一會兒,怕后面的戰友聽不到,大家的眼淚滴濕了話筒。閻維文看到這封信后,深深地感動,為他們寄去了他的專輯錄音帶。1994年"八一"前夕,為感謝部隊和廣大干部戰士對他的厚愛和關懷,閻維文特意用自己的錢,制作了8000盒錄音帶,作為他給全軍戰士的節日禮物,通過各大軍區的文化工作站向全軍的戰士送去。這個盒帶里,收集了他近幾年唱的一些軍旅歌曲,有《小白楊》、《說句心里話》、《一二三四歌》等。閻維文說,我要用這份小小的禮物,表達我對全軍干部戰士的一點點心意。

[page]

名人軼事

似乎不約而同,當代中國許多文體明星都在1957年出生:小品王趙本山、拍攝《新不了情》的導演爾冬升、作家葉兆言、香港功夫片演員元彪、第一塊奧運金牌獲得者神槍手許海峰、常演反面人物黑幫老大的香港演員萬梓良、中國第一部大型室內情景戲劇《我愛我家》的編劇之一梁左、貢獻無數口誤段子的大嘴韓喬生、《孔雀》的導演、比導演身份更著名是攝影師身份的顧長衛、香港導演關錦鵬、給無數中國人帶來笑聲的馮鞏、帶領中國女排取得驕人戰績的男教練陳忠和、《有了快感你就喊》十分有個性的女作家池莉、擅長戲劇中國頭號演員葛優、香港女歌手蔡琴、國際獲獎拿到手的譚盾、中國作協主席女作家鐵凝,還有53歲的情歌王子閻維文。   

在中國當代演藝圈里,閻維文是德藝雙馨的代表之一,他不恥于向學生討教東北民歌發音,也不吝于贊揚王宏偉等后輩。

他對新人的提攜,讓一向不擅言談的王宏偉談到他時滔滔不絕地說上一大段話:“閻維文是我的好大哥、好師長。他為人特別好、特別謙和,事業上又非常執著。前兩天我和他一起去黑龍江錄音,在飛機上他一直拿著譜子在練歌。他做任何事都非常認真、嚴謹,他的成功與這些是分不開的。藝術上,他既是非常典型的中國唱法,又有非常鮮明的個人烙印。

記得1984年我剛當兵的時候,在電視臺《每周一歌》中聽到了《小白楊》,既符合中國聽眾的口味,又很有陽剛氣,當時印象就很深。他最大的優點是將中國傳統發音與語言完美結合,吐字和行腔歸韻的水平是很多男高音都未能達到的。” 閻維文懂得博采眾家所長,在民族唱法的基礎上,融入了傳統唱法的技巧,演唱灑脫中見委婉,熱烈中蘊深沉;他音色純正甜美;音域寬廣流暢;感情淳樸真摯,表達細膩準確。靠《小白楊》成名的他被譽為“小李雙江”,但他也知道必須走出“小李雙江”的光環。閻維文還勇于嘗新,雖然沒有跨界去唱流行歌曲,聽說他流行歌曲唱得也很好,是那種既抒情又能在高音區做文章的唱法。但在各大晚會上風光無限、有足夠老本可以啃的他,仍在浩瀚的民歌海洋中不斷開拓新領地。

一首《想親親》唱得青春俏皮,展示了他幽默多情的一面;一首《搖籃曲》讓這個以聲音明亮、通透見長的“大老爺們兒”,唱出了夜深人靜母親溫柔哄孩子的感覺。 成為“中國民歌界第一男高音”、“民歌界一哥"的閻維文對民族聲樂事業的抱負,讓他在52歲的年齡,開始他六部情歌系列。完成這項龐大的工程有幾個動力源:作為一個男高音歌唱家來說,現在無論在演唱方法、經驗、社會閱歷都是最成熟、最好的時期,他希望能在這個最好的時期把自己最好的、最鐘情的東西留下。他在世界各地演出時,常常覺得我們的民族音樂文化并沒有進入其他國家的主流,來看演出的更多的是華人、華僑、留學生和駐外機構人員。為什么我們民族這么好的東西卻沒有多少人知道?他認為是因為缺少一個能被大家接受的好的載體。譬如意大利民歌沒有帕瓦羅蒂、多明戈這樣世界級的歌唱家去唱,就不會像今天這樣流傳到世界各地。 


上一篇:海政文工團宋祖英
下一篇:東方歌舞團李谷一

作曲家更多>>

魔法王者返水